语不惊人死不休!。

    “‘传奇’强者?”武润月震惊之下,顿足原地:“他竟然隐藏自己的气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从他出现在视线里开始,我就察觉到他不对劲。”陈飞宇拉着武润月的玉手继续向前走去:“所以特地费心观察他,虽然他气息掩藏的很好,但我所修炼的功法,对真气有着异乎寻常的感应,才能发现他是‘传奇中期’强者。

    另外,我用精神力感知到,冯魁体内真气充盈,气机生生不息,绝对不像是有病的模样,所以可以断定,冯魁根本就没病,他在我们面前所做的一切,不过是在演一场戏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么说来,白敬豪号过脉后也被冯魁骗过去了?”武润月回想着冯魁的一举一动,依然找不到丝毫破绽,喟然叹道:“也对,冯魁是‘传奇中期’强者,想要骗过一个宗师,对他来说绰绰有余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才说白敬豪不值一提。”陈飞宇淡淡道。

    武润月嘻嘻一笑,握紧了陈飞宇的手,道:“堂堂一名‘传奇中期’强者,却非要装作颤颤巍巍命不久矣的样子,再加上龙家举办比赛在即,他这个时候过来,所图一定非小。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是冲着我们来的,也有可能是冲着龙家来的,也有可能想得到‘不死芝’,总之,等抽出时间,我会试一试他。”陈飞宇嘴角含笑,最好冯魁不是冲着“不死芝”来的,否则的话,他不介意让冯魁假戏真做,真的命不久矣。

    武润月嘴角绽放出一抹笑容,反正有陈飞宇在,不管什么事情,都能得到圆满解决。

    突然,一名身穿黑衣的中年男子向着两人走来,恭敬地道:“陈先生、武小姐,我是龙家的管家邢宾,家主吩咐我带两位前往武家所住的庭院,请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陈飞宇一边跟了上去,一边道:“你认识我?”

    邢宾打了个哈哈,送上一记马屁:“陈先生是名动天下的强者,在下仰慕久已,曾有幸看过陈先生的照片,所以能认出来。”

    武润月抿嘴而笑,龙家的管家还挺会说话。

    龙家很大,比之雾隐山武家也不遑多让,不过相比于雾隐山武家的神秘与清秀,龙家则多了几分威严,无论是雄壮巍峨的假山,还是高大的建筑,处处都体现着龙家作为鬼医门之首的权势与地位。

    在邢宾的带领下,没多久,陈飞宇和武润月便来到一处清幽的庭院前。

    “武林江老先生等人就在这里,我就不进去了,告辞。”邢宾说完后,就很识趣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陈飞宇和武润月走进院落里,只听“吱呀”一声,房门已经由内而外推开,一名身穿紫色长裙的绝美女子走了出来,淡淡地看了眼陈飞宇,道:“你们进来吧,族长和江老已经等你们很长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这名绝美女子,正是武家本脉的妖孽武若君!

    许久不见,佳人依旧嫣然。

    陈飞宇心情不错,向武若君含笑点头。

    谁料,武若君理都不理,哼了一声就向屋里走去,给了陈飞宇一个闭门羹。
极品花都医仙推荐阅读